我省破獲首例特大制販毒品案,涉案人員22名,收繳冰毒20.23公斤、毒資132萬元,搗毀制毒工廠1家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嫌犯曹某某
  嫌犯劉某某
  嫌犯鐘某某
  嫌犯鐘某
  收繳的毒品 本組圖片 B13
    涉案人員22名,收繳冰毒20.23公斤、毒資132萬元、制毒工廠1個……
    這一串驚人的數字背後,是我省100餘名警力參與作戰,在四川警方密切協作下,破獲的首例特大制販毒品案,單案收繳毒品最多,也是首次打掉了毒品加工廠。
    大案背後有哪些情節?昨日,長春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佈會,參戰民警講述了破案過程。
    四川毒販來長
    2013年12月份,長春市公安局禁毒支隊領導通過工作發現,長春人鐘某某從2012年開始,多次往返雲南昆明等地至吉林長春,本人還曾有販毒前科。根據各種跡象初步判斷,此人應該是從雲南甚至緬甸,通過種種渠道將毒品發回長春販賣。
    12月16日,鐘某某從昆明乘機降落到長春,警方偵查發現,他住寬城區賓館,而沒有回家住,晚上還與四川人“老曹”聯繫。“老曹”是他在緬甸販毒時認識的,回國後,“老曹”聯繫鐘某某,欲將自己的毒品“事業”發展到東北。
    18日,偵查員獲得線索,“老曹”將攜帶大量毒品來長販賣。專案組科學研判,“老曹”販賣的毒品數量巨大,價格卻十分低廉,背後很可能有制毒工廠。專案組決定暫不抓捕“老曹”,放長線釣大魚。
    19日,偵查員發現“老曹”、祝某某到達鐘某某所在的賓館,當晚偵查員又發現,吸毒人員龐某也到賓館,去時拎了一個黑兜,出來卻不見了。
    幾名男子分別入住不同賓館,警方懷疑是搞毒品交易。後調查得知,“老曹”、祝某某攜帶2公斤冰毒來到長春,並由鐘某某牽線,以每克170元的價格將毒品販賣給長春人龐某,獲得毒資34萬元。
    警方調查:經深入工作,初步查清這是以四川籍張某某、夏某某等制毒,祝某某、曾某某等運輸、“老曹”販賣的特大製造、運輸、販賣毒品犯罪團夥。禁毒支隊立即將此線索上報省公安廳禁毒總隊,經主要領導研究決定,成立聯合專案組。
    興奮的“老曹”
    21日,“老曹”等人帶著贓款回到四川成都。新開闢毒品銷路的“老曹”等人十分興奮,他繼續與鐘某某等人保持聯繫,商議近期再次到長進行毒品交易,並要求每筆交易數量不能低於5公斤。暗自竊喜的毒販萬萬沒想到,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長春警方的密切監控之下。2014年1月6日,公安部將此案列為2014年第3號部督案件。
    “老曹”在川積極聯繫其上線,欲擴大東北冰毒銷量。他帶領另一馬仔陳某某,喬裝民工,一路乘坐大巴於12月29日,再次來到長春,並帶來冰毒4.4公斤。此前為防止毒品流失,民警將買了2公斤冰毒的龐某以涉嫌吸毒抓捕,這個意外對“老曹”等人來說無所謂,鐘某某為“老曹”聯繫到了新買家———其侄子鐘某及曾某某。二人於12月30日及2014年1月3日分別購進1公斤冰毒。“老曹”將剩餘的毒品存放在長春的一齣租屋內並再次飛回成都。
    屢屢交易成功的“老曹”更是興奮,他與鐘某某聯繫下一次毒品交易事宜,但一件突發事件拖延了交易日期。“老曹”的母親過世了,“老曹”忙於喪事中止了毒品交易。
    警方調查:大量證據已被公安機關掌握,犯罪團夥成員也基本摸清,但制毒窩點還未查清。兩地公安機關決定繼續等待戰機。毒販
    
    “黑吃黑”
    “老曹”再次來長 交易冰毒2公斤
    案件進展停滯,辦案人員的臉上也滿是愁容。毒販追求金錢的欲望是無止境的,他們短期內一定還會交易,偵查員信心堅定。
    2014年1月26日,“老曹”果然再次與有過兩次交易的鐘某及曾某某聯繫交易毒品事宜,但二人卻提出延後,“老曹”也未多心。1月28日,老曹接到曾某某欲購買毒品的消息後,再次來到長春,這次交易冰毒2公斤。
    當日,鐘某某與“老曹”見到了老買家曾某某,曾某某向“老曹”熱情地介紹了“大老闆”劉某某,四人在談好價錢後,一起乘車來到某銀行前。在“老曹”與曾某某談論如何繼續擴大“生意”時,劉某某進入銀行取錢。幾分鐘後,劉某某拿著銀行常用的裝錢口袋,裡面放滿嶄新的、成捆的五十、一百元面值的人民幣。“老曹”一看都未拆封,在簡單核對數目後就給手下打電話,讓馬仔在另外地點同劉老闆的手下進行了毒品的交接。隨即,眾人四散。
    30餘萬巨款瞬間變冥幣
    當“老曹”樂呵呵地進入銀行想要存上贓款時,卻被銀行工作人員告知,30餘萬現金只有上面的錢是真的,也就幾百元,其餘均為冥幣。“老曹”當時就蒙了。而銀行工作人員以為發生了詐騙案,立即踩下報警器報警。“老曹”以受害人的身份被帶至派出所製作筆錄。
    其實“老曹”遭遇黑吃黑,正是買家曾某某與鐘氏叔侄精心策劃的。在經過幾次交易後,買家曾某某的貪欲不斷的膨脹,覺得販賣毒品來錢太慢,鐘某某也不滿足每次牽線得到的小錢,雙方碰頭,一拍即合———直接黑了“老曹”。
    1月28日當天,鐘某帶著裝有新購買的高仿真冥幣的銀行專用錢袋,提前來到銀行等候。鐘某某、曾某某負責在車內與“老曹”虛與委蛇,分散他的註意力。劉某某假意取款,進入銀行後與鐘某閑聊虛耗時間,隨後取出了裝著冥幣的口袋交給“老曹”。一切都按計划進行著,而“老曹”也因為急於脫手毒品,加之有過兩次交易較為信任,而且清點的錢也都是真幣,當即被騙。
    ■案件進展
    2013年12月
    發現有販毒前科的長春人鐘某某跡象可疑
    12月16日
    鐘某某與四川毒販“老曹”聯繫,“老曹”毒品量大價低,背後很可能有制毒工廠
    12月19日
    “老曹”、祝某某與鐘某某等在賓館進行毒品交易
    12月21日
    “老曹”帶贓款返回四川
    12月29日
    “老曹”帶冰毒4.4公斤再次來到長春
    12月30日及2014年1月3日
    鐘某及曾某某分別購進1公斤冰毒
    2014年1月28日
    “老曹”再次來長,與曾某某等人交易冰毒2公斤
    1月30日除夕
    吉林警方南下將制毒大鱷張某某、夏某某等人抓獲
    截至目前
    已核實該團夥制販毒超過百公斤,涉案嫌疑人已被批捕
    大案除夕告破
    我省警方首次打掉毒品加工廠
    此次交易,依舊在警方的監控之下。“老曹”又進了派出所,收不收網成了困擾警方的一個難題。不收網,“老曹”被騙,繼續在長交易的可能性不大,收網,若審訊結果不理想,制毒窩點未打掉,若有制毒者潛逃,則又增加社會隱患。專案組快速統一意見———收網!
    狡猾的毒販分別住在不同的賓館企圖逃避警方的打擊,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。神兵天降,包括黑吃黑的鐘某等在內,盡數落網。
    連夜突審,1月30日除夕,吉林警方南下將制毒大鱷張某某、夏某某等人抓捕歸案,分別在其家中繳獲大量冰毒,併在制毒工廠繳獲正在析晶的冰油8.4公升,如此完整的制販銷證據鏈,這也是我省警方首次打掉毒品加工廠,單案破獲量繳獲毒品最多的一次。
    該團夥制販毒超過百公斤
    據瞭解,張某某、夏某某等人都是農民,此前因犯罪在獄中結識。刑滿後,在社會中重聚。有心的張某某在給其親屬當馬仔運輸、販賣毒品的過程中,學會了制毒。這時,風險大,獲利低的販賣毒品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要。他出技術,夏某某出資購入毒品原料,一個制毒窩點很快就誕生了。隨後,張某某憑藉自身的資源,找到了“老曹”為其販毒,並將自己的銷售下線也交由“老曹”管理。“老曹”更是積極擴充銷售渠道,欲將毒品銷路打入東北。
    民警整個正月都在工作,除夕得到抓捕線索又飛赴四川,抓捕成功後連夜審訊,連年夜飯都是隨便對付一口涼餃子。在川成功抓獲運輸、販賣毒品的羅某某後,主要涉案人員已經全部到位,截至目前,已核實該團夥制販毒超過百公斤,涉案嫌疑人已被批捕,但案件其他工作,警方還在進一步工作中。
    據瞭解,今年以來,我省破獲毒品案件已達275起,抓獲犯罪分子300餘名,並且販毒的數量在不斷增加。
  本報記者 閆碩 通訊員 王相國 李迪  (原標題:毒販來長開拓“市場”牽出幕後制毒工廠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改建

sp75sptc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