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臺北9月13日電 題:訪臺北市南海路歷史博物館:兩岸張大千作品聚展
  中新社記者 朱曉穎 陳立宇
  機緣巧合,張大千生前四處贈與的書畫,近日在臺北市南海路歷史博物館“碰頭”了。
  位於臺北市南海路的這家歷史博物館,為一座仿明清古建築,處處浸透著張大千遺風。進門見大師畫作、對聯複製品,離去可蘸印落款。初秋的晌午,人們紛至沓來,來客源源。
  張大千大半生雲游四海,77歲時定居臺灣。先生自謂,“百年詩酒風流客,一個乾坤浪蕩人。”一次意外“閉門羹”,使張大千與南海路的這家歷史博物館結緣。
  行政助理鄭一睿為館中“元老”,侍館20年,對先生舊事軼聞如數家珍。“他(張大千)到臺灣後,欲在臺北故宮博物院辦展,但有不成文規定,‘在世者不入’,當時歷史博物館第三任館長何浩天聞聲,即刻騰挪地盤,請聖入館。”
  南海路歷史厚重,又有植物園荷花池美景。此後,博物館成了張大千創作和會友佳處。
  張大千親題的“荷風閣”如今還保留在紀念館三樓。閣中空間狹長但不逼仄,一排長條桌通底以潑墨,兩側配椅對置以會客,遠眺綠樹成蔭、蓮花點點。他“當時與於右任、劉延濤來往,四夫人徐雯波侍旁。”鄭一睿向記者鋪染當年情境。
  張大千作畫、社交時間不固定,留筆硯、衣袍、眼鏡、東坡帽等於此處,甚至還有親自填寫的菜譜,“宮保雞丁”、“清蒸鴨”、“蔥燒烏參”等等,生活怡然。
  晚年脫離清麗明秀之風的張大千,鐘愛大寫意潑墨,臻蒼穆淵渾境界。其代表作潑墨荷花六幅,如今就珍藏於館中。
  潑墨荷花是否就取意於紀念館後一池睡蓮,人們不得而知。但鄭一睿說,張大千晚年寫荷,日本上野公園、該歷史博物館後植物園,是其取景造像最多之處。
  在博物館內暢游,幸遇四川、吉林張大千真跡共襄。畫廊間,先生早、中、晚時期配以巨幅照,青壯蓄鬚,古稀白髯。
  四川博物院為大陸藏張大千作品最多機構,其臨摹敦煌壁畫與粉本數量之多,享有盛譽。張大千夫人曾正蓉、楊宛君,曾向先生老家所在的四川博物院義捐敦煌壁畫摹畫稿百餘幅。其中的一部分今在臺北與館藏故作“相遇”聚展。
  20年間,鄭一睿見證館中珍品四度展覽,或兩岸聯辦,或出游海外。最近的一次,是今年“萬里江山頻入夢——張大千辭世三十周年”兩岸四館巡迴展。(完)  (原標題:訪臺北市南海路歷史博物館:兩岸張大千作品聚展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改建

sp75sptc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